2017年4月24日 星期一

野生探險(夜觀)

文:林芷彤(月亮)  攝影:陳顥蔚(公牛)
每個月的荒野團集會又到了。這次我們要進行夜觀的活動。但是天公不作美,給我們一個傾盆大雨的天氣,但我們不氣餒,還是往山上走。我們拿好雨具準備出發囉!


在爬山的過程中,我們看到姑婆芋,姑婆芋有分雄蕊和雌蕊,要怎麼分辨呢?雌蕊有像還沒開花的花苞,且下面還有一節,雄蕊則是已開花 。走著走著就走到山頂了。接著,我們玩一個遊戲,遊戲的規則是不能講話,要我們回想剛剛看到的植物。(比手話腳)


這是我第一次下著雨,撐著雨傘到外面爬山,解說員拿著手電筒跟我們一一講解,每隻動物都像在玩抓迷藏,下雨的水就像溜滑梯一樣,滑過我們的腳邊。

有人會問為什麼下雨天還要出去玩?因為這就是荒野精神,不管颱風天,下雨天,大太陽,都無法擋住我們。
風雨無阻的團集會(攝影:王婉郁)
認真的月亮在團集後,自主寫下團集會紀錄及心得

2017年4月10日 星期一

一個調整腳步的契機~蜂17基訓有感!

文:黃顯淑(薯條)
結訓以來一直在猶豫要不要寫心得,坦白說自己不是那麼容易受感動及威脅的人,字里行間實在透不出文情並茂、感人肺腑、扣人心弦的隻字片語。
拒訓理由只有一種,參訓卻有千百種理由,最得我心的是被另一半逼來的,這愛老婆(老公)的心意滿滿啊!而我則是為了避免一再被問要不要參訓,真的單純到不值得一提。當然,也仔細算過日子,身體負荷得了的情況下答應了此行。
基訓是一個自我調整的契機
四天訓下來,如果說堂堂課都受用,那真的是「假掰」-葡萄柚如是說。有些課在未加入荒野前就接觸過,尤其是環保減塑議題。我自身的經歷是從積極減塑到焦慮、沒做到就充滿罪惡感,每天都是便利性行為與減塑行為在拉鋸戰。到現在我已放寬心、量力而為,也體悟出一句:少吃少垃圾,少買少垃圾。
四天一起相濡以沫的蝙蝠小隊
自我覺察對我而言卻是真正受用的。雖然身體的七個脈輪在我接觸瑜珈時就已經知道,卻從來沒和他們對話過,這個引導我能清楚感覺身體所發出來的訊息,讓我從原本每月必須疼痛10~14天的天數降到4天,這麼大的進步,相信放過自己同時也放逐病痛。


宜一團雞蛋花曾跟我分享,參訓是為了能抛夫棄子圖個清靜。訓期天天到10點才有自己的時間,讓人完全忘卻面對家庭的狗屁嘮叨鎖事。現在我完全能體會,他們所說的全身充滿正能量。單憑這點薯條真心推薦,但如果您是為了做好導引員的角色或不知如何當導引員,更是要來參加,訓期中的課程內容就是充足這些。
屏除雜務,方能有充電的空間

後記:這次共乘宇宙的車真的很感謝,尤其是回程時只載我一個人回羅東,他住礁溪。通常只有談戀愛的男朋友才會說不論妳住哪都順路的載,但他不是這樣跟我說。這麼的不順路,我心中充滿感激想著怎麼回饋他,他只說一句:「因為我們是荒野的家人。」說著說著感覺就真能成為自己人,真的有夠大心的。

家人相聚,相互打氣

蜂17基訓~群體合作神奇魅力有感

文:林達益(宇宙)
一個到運行順暢的團隊,需要各式各樣屬性的人組合而成。
基訓中有一群辛苦的工蜂,一群默默工作的蜂群們,沒有閃亮的舞台,在舞台後面默默的執行任務。這是荒野迷人之處,在平時可能是老闆、主管、貴婦、老師、專業人員等等各種現實中的人,基訓時通通化身服務學員的工人。在基訓時我一直觀察著他們。這讓我體會到,一個到運行順暢的團隊,需要各式各樣屬性的人組合而成。











是的我沒有校長的智慧、沒有值星官的幽默、沒有導引員的愛心、沒有工人的勤奮。但是我可以用心融入校長安排的課程、學習執星官的幽默、接受導引員的愛心、把工人準備的菜吃光光,做為一點點的回饋。在這四天我以學員的身份,盡情享受一切精心安排好的食衣住行育樂,而這些正是讓人破繭而出的能量。
積蓄破繭而出的能量,go!

我想荒野親子團裡什麼樣個性的人都有,不必擔心自己是否能融入團體中。在荒野親子團裡,都能找到自己最適合的位子坐下來,好好的享受自己付出與收獲。在基訓的洗禮後,我要轉化成什麼樣的蜂呢?七月團務大風吹的職務認養,我要開出什麼樣的花呢?您想開出什麼樣的花呢?人皆有才,只是位子不同而已!請開花

人皆有才,只是位子不同而已!請開花

2016年11月27日 星期日

未完待續~鹿訓,我在親子團的起點

文:林朝景(自然名:基隆嶼)

我是鹿三基紅檜小隊的宜一團基隆嶼,在四天兩階的課程結束後, 我想談談就一個入團數天的菜鳥在荒野中的所經歷及感受. 

琉璃峽蝶已經五年級了,基隆嶼一家仍每個月遠從基隆到宜蘭來參加團集會
時間回到六月22日飛旋海豚(我的夜間部同學)寄了一個網址給我,內容是六月24日宜一炫蜂團的招生說明會,其中提到必須在六月15日前填寫報名表。咦,這不是過期了嗎? 再看到要參加炫蜂團,參加招生說明會是必要的條件,而且琉璃蛺蝶已經是小五,明年就要由蜂團畢業, 我認為之後參加荒野親子團的機會就更渺茫了。在這樣的情況下,想說姑且一試吧,在我當天用Email 寄出報名表隔天,炫蜂團團長海鷗回信說
親愛的夥伴恭喜您獲邀參加本年度之招生說明會說明會時間與地點如下說明您可以帶小朋友一起參加歡迎您與家人加入荒野親子團的大家庭, ………
荒野的夥伴就是這樣的包容,雖然沒有按照期限內報名,但還是給予我們機會來參與荒野的大家庭。歷經了三次的試玩,我們終於在10月16日入團了。
場景回到8月24日,現任炫蜂團團長鯨魚突然發一個訊息給我, 說有一個鹿訓, 問問看我有沒有興趣。什麼鹿啊,鷹的,基訓啊是甚麼,說實在的我一點概念都沒有。就只聽到鯨魚說這課程就是教如何引導青少年從事荒野的活動,心想家中除了琉璃蛺蝶外還有一個姐姐目前也已經是國一也就是鹿二的階段,沒有人生下來的職業是父母,自己也清楚小鹿的同儕影響力逐漸大過父母的影響力,這樣可以探究青少年心理機會,了解究竟在鹿這階段的小孩在想甚麼在乎甚麼,應該可以讓我比較不會去踩到地雷。而且青少年是開始有成人的身體但是是小孩的心理,就像鹿一般,渴望自由奔放,但又畏怯,如何讓小鹿們有自信有能力去面對處理一些事,我們又希望可以在放手和安全之間取得平衡點。這樣的課程對我而言是值得投入的,因此立刻就請團長幫我報名。

九月14日就在收到一封陌生人(後來分享讓我熱浪盈眶的水母)Email後,我知道我準備要把時間空出來給鹿三基。水母的文筆充滿熱情,但也出了功課:其中有一個作業是用一首自己最喜歡的歌來形容自己,這對我而言是陌生的表達方式,但也讓我有機會找到一首代表我對教養小孩的期許張三的歌
,
我要帶你到處去飛翔
走遍世界各地去觀賞
沒有煩惱沒有那悲傷
自由自在身心多開朗
我們一起啟程去流浪
雖然沒有華廈美衣裳
但是心裡充滿著希望
這世界並非那麼的淒涼
我們要飛到那遙遠地方望一望
這世界還是一片的光亮

要回信給所有的學員及工人
忘掉痛苦忘掉那地方
我們要飛到那遙遠地方看一看


現在我才想到這是培訓團用心的地方,藉由文字的自我介紹 ,及回信的同時,讓大家彼此有文字上的印象,而且在回信時,已經讓大家的Email Address 藉由Gmail 的功能已經建立在大家的通訊錄裡面,同時如果是用Android 手機的人,此時電話號碼也已經自動建立在電話簿裏面。
這個是一階的功課嗎? 當然不是,就在三四十封Email 回覆後,水母又送上新的標題, “北鹿三基第一階行前探索單這封Email。藉由這個作業讓導引員和工人對這次的學員有初步的認識。
隨著離開訓時間越來越近,每日一封新的Email 的關心提醒,再再讓我感受到培訓團的熱情及用心細心。
在基訓真誠的面對自己
和來自各地的伙伴一起學習


你說這世界是功利的,入社會已有一段時間的我在六月22日前會回答你是的,我同意你,但此時,我會告訴你在台灣這土地上有一群傻子在做一些莫名其妙讓人感動的事, 如果你有興趣, 我再告訴你………” 未完 ,待續.
~許下希望~

2016年11月20日 星期日

奔鹿3基參訓心得

文:謝喜新(斑馬)

首先先從為什麼會參加荒野親子團及參加鹿基訓談起吧。
   
   為什麼會參加荒野親子團呢? 一切出自於從看荒野宜蘭分會在新月影城所辦「老鷹想飛」的這部紀錄片以及向日葵的申請加入親子團開始,我是被動,只能說好「參加」,但加入前還得要想個自然名??真的是無從想起,一時間想說我屬馬,那就來取個什麼馬,洛克馬(慵懶型的馬)、烙賽馬…這些只是說笑的,最後想到的是以前孩子們看的繪本「斑馬花花」,於是就取名叫「斑馬」啦。
 
因為太太的安排而開始
   為什麼會參加鹿基訓呢? 這是由於蓋婭和鯨魚團長熱情加誠摯的邀約,一開始我的心理是都還沒有做好準備,想說多看看荒野親子團在玩什麼,因為我也想玩,再來則是我對這樣的團體運作還是處於一個陌生的狀態,但我也已經玩了半年啦,於似乎我想我也應該開始面對不只是只有玩,還有未來會與孩子相處所可能發生的狀況,是不是自己也該自我充電一下,好讓我更能了解未來的孩子在想什麼、在做什麼,那就從這裡開始吧,整個無法喘息的十月假期,我來啦。

   這是一個被動的開始,那將來會不會結束呢,我不知道,只能盡力來做些事,
不僅是讓孩子,讓環境都能更好。雖然我也是破壞環境、消耗地球資源的幫兇之一(工作職業),這僅能說是彌補吧。

  首先是基訓前作業的開始:你覺得你和你的孩子的人格特質最像的是什麼?
                          最不像的是什麼?
  我想這是一個了解自己的開始,了解家人的開始,也是了解小鹿們的開始,而我對我的人格特質是平時生活較為慵懶(抱歉,所以我欠這份心得欠了很久),工作時則是能迅速的將交辦的事情處理完畢(希望這會是我在團體中的表現)。
   我女兒(星星)的特質有點像我,在家感覺失了魂一樣,在學校或是自己喜愛的舞蹈課中,總能達到她對自己的要求,因此常得到老師或是其他家長的讚賞。
   我兒子(豆腐鯊)的特質比較像媽媽,對於在一件事情的執行上較為執著,都是事情得要執行完成,才能聽到旁人的呼喚,屬專注力較為集中型。
   我爸爸對我們的管教較為嚴苛,也就是出於善意的苦口婆心(以前的感覺是嘮叨+嚴厲)的提醒我們,但現在身為父母,總會想起這一段的過去,也多多少少的有轉移到我的身上,並且實行在我的下一代中,而我的小孩也對我有像我對我爸爸的感覺。我覺得這種單向溝通的方式不好,也希望能用其他的方式來改善我跟小孩的溝通方式。這是我對我的父母及我對我的小孩記憶深刻的事。
   真是不好意思,文中透露我們家的秘密,請各位見諒,不過這是課程中對自己了解的開始。當然以上這些對自已過去的回憶與不適當的生活經驗,也經由上課的過程中,講師們與小鹿們相處的生活體驗以及職業中接觸的案例,與我們分享較可行的處理方式,讓我受益無窮,這是我想努力改變的地方。
   基訓過程中,想像自己回到12歲的年代,玩著跟以往不同的生活體驗的遊戲,聽著每個講師談著帶領小鹿的過程,以及零零總總對於小鹿們的談話語言、行為活動、人際關係及家庭關係,這是我們以前都可能會作過的事,但也都是平常較少會再去回想及重新感受的經驗。
   另外在課程中,還有北區各鹿團的經驗分享,其中讓我印象較為深刻的是桃一團團集會分享,主要分享人是桃一團的三位畢業鹿們,分享著他們如何教導其他小鹿”如何辦團集會”的題目,看到他們一副屌屌的樣子,介紹中展現他們對於教導過程中的努力和自信,這是他們在鹿團中所學到的,也是荒野(集團)想要賦予奔鹿的四大規律,在我看來,他們的確作到了。
   
跟來自北區各團菁英一起交流和學習

   終於要寫到重點了,就是基訓結訓典禮時,本團夥伴棕熊、基隆嶼與我所寫下的希望葉,在不約而同的情況下,皆寫下了希望宜蘭團成立鹿團的願望,讓我感受到大家有志一同的信念。再來則是黃皮與巒大杉於授證時的耳提面命,本次鹿基訓海膽校長的鼓勵,讓我感受到宜蘭成立奔鹿團的使命將一步步的向我們靠近,我想這才是本次基訓的重點,就如同掛希望葉大聲念出自己的期許及願望時,基訓夥伴們也會大聲的回應你,你一定可以做到的。


斑馬:你一定可以

   最後還是要感謝秘密進行的省親團,大老遠且還要一大早就起來準備省親餐點以及為我們準備禮物的育成會的夥伴們,謝謝你們的付出,雖然這是我們接受鹿基訓的一小步,希望能成為宜蘭鹿團成立邁出的一大步。
宜一夥伴的祝福和支持

2016年10月25日 星期二

我的荒野日誌~入團

我的荒野日誌 文:陳忠雄(自然名:棕熊)                                      

第1章 序幕

入團                     時間2016.10.16 星期日 地點雙連埤生態教室

終於,貓熊正式入團了!從六月招生說明會開始,參加了好幾次的團集會,都算是妾身未明的觀察身分。今天的隆重入團儀典後,貓熊終於成為荒野宜蘭炫蜂團的小蜂了。

入團儀典前有個闖關活動,大蜂們設計了許多關卡,要由身為父親的我陪伴貓熊闖關。幾乎一開始,他就被小心的引導著蒙上雙眼,關主問他聽到什麼、聞到什麼?貓熊仔細地開啟他的感官辨識著。天空清朗,雙連埤的山風吹來有幾分的涼爽,還夾著青蔥的香氣和唧唧蟲鳴。我也不禁跟著去聞、去感受那些平時不會注意的味道和幾乎細不可聞的聲息。
開啟感官來感受平時不會注意的味道和幾乎細不可聞的聲息
踩在高低不平、偶有爛泥水灘的田間小路,接著朝下一關前進時,處在黑暗中的貓熊緊緊的抓著我的手,小心翼翼的慢慢前進。讓我也感受到他對陌生的盲目產生極大的恐懼。他告訴我他好怕掉進某個看不見的水溝。為了讓他放心,我邊述說著眼前的路況和周遭的景物,一邊感受著他、等待著他,陪著他慢慢踏著小碎步。漸漸地他終於能邁開正常步伐,最後甚至能放心地大步前進。

入團儀式中,我覺得最重要的程序就是,確認孩子加入荒野是出於自己的意願。大蜂們再三的、鄭重地詢問貓熊,是否他自己願意並且樂於參加荒野、繼續走上保護地球的路。這個問題我在家裡問過貓熊,剛開始他需要反覆琢磨。到今天前幾個關主詢問時,他還需要思考。最後,鯨魚團長再度問他時,他終於毫不猶豫地說出:我願意!我想他是真的認真地思考過,也鄭重地做了決定。

幾經慎重的考慮才做出"yes, I do."的承諾
事後想來,這個確認的儀式,真的是非常重要、非常睿智的設計。如果人們的婚禮也有類似的程序和思考,那麼離婚率和家庭悲劇應該會大幅減少才對。說真的,荒野應該去申請相關的世界專利!
今天等待入團儀式前有個狩獵蜂窩製作的活動。大家要把竹桿鋸斷成小段,再用它們黏在木板內,形成有一個個小竹管子的狩獵蜂窩。小蜂蟻們用稚嫩的小手,嘗試著用鋸子,也嘗試著各種錯誤。他們之間的互動、溝通、笑聲、討論聲、甚至哭聲…活活潑潑形成了一個熱鬧滾滾、動手做、做中學的生活學習場域。


選擇荒野作為貓熊的學習團隊是我與菲菲熊今年最讚的決定!而今天的入團儀典則為這個在荒野學習,開啟了序幕!


大蜂大蟻們仍是一如往常地辛勤努力,從籌畫、準備到行動,確保活動順利進行。感謝!感恩!我們也會如你們一般熱情投入,為每一隻小蜂蟻,以及將來的小鹿、甚至翔鷹而努力。

2016年10月23日 星期日

從籌備蟻到蜂 感恩及融入


結緣

文字:吳貴香(自然名:蜂鳥)
去年底,某天的晚餐時刻。
爸爸趁著小孩不在身旁,拋出了想加入親子團但找不到管道的訊息。
媽媽找了鯨魚,請鯨魚引薦,爸爸也參加了籌備小蟻的共識營。就這樣,兩個大人在沒有徵詢小孩的意見下自作主張的加入了荒野宜蘭分會小蟻籌備團。
~就這樣,竹節蟲、壁虎和蜂鳥成為荒野宜一團的新鮮人~

第一次參與活動,是跟著大家去樂水部落的場勘。
通往獵場的爛泥巴路,看著竹節站在坡道口猶豫不決的背影。
脫口而出的竟是:不用怕,你媽媽很會洗衣服!
不知道這算不算鼓勵,但竹節終是手腳並用地往上爬了。

參加基訓,對為成為荒野家庭的信念更為篤定

隨著時間的推進,在母老虎的邀請下,蜂鳥參加了育三基訓。
基訓過程中,哭了幾次、對親子團也開始略知一 二,當然認識了更多荒野人。
對於「一群人做傻事」的這個概念,慢慢的具體化在心海裡。
慢慢的,我練習用更透亮的眼光看向竹節、看向壁虎也看向四周的人事物。


爸爸壁虎參加十六蜂基

竹節蟲的人際課題

不善於交朋友的竹蟲節,最讓我擔憂的自然是人際互動這關卡。
但是,長痛不如短痛,不斷的提醒自己”小時候受挫折總比長大後受傷好”。
把心一橫,讓他自己去衝撞一番。忍住不介入、不干涉,只在事後提供分析與安慰。
他的委屈與挫折,我看在眼裡、疼在心裡,就只是嘴巴不說。
果然,關關難過關關過,看著他一次比一次更樂在其中,就覺得辛苦是值得的!


溫暖而堅定的導引團隊

一加入籌備蟻團,竹節就是在年齡大(小二)資歷淺的狀態下摸索著。雖然當時的蟻團仍在籌備階段,
但導引團隊可不是省油的燈吶,黑黃綠紅個個身懷絕技,設計出來的教案每每讓人驚艷,
每次看到部落格回顧後直想著:「哇~好用心呀!!」又或者: 「咦?原來是這樣啊! 」一次又一次不斷的感動著。
身為無緣參與其中的家長,我特別期待每次活動結束,竹節的筆記本上究竟會畫些什麼?
雖然他總是很隨興的隨便畫幾筆,但也因為有了這隨意的幾筆,讓我有機會向他追根究柢,不斷纏著他說明活動內容,直到他丟出一句:我不喜歡別人一直問我同樣的問題啦!才罷休。
除了教案設計,另一個讓人感動的是易子而教的方式。
導引員用溫和堅定的態度帶著孩子探索世界、觀察自然,教他領略生命中的美好。對於跟自己在親子團中結識、結緣的孩子,視如己出。愛他但不寵溺;包容他的錯誤但不縱容他的無理。那是出現在孩子生命中的另一位父母,那是一種無形中愛的傳遞。





關於入團儀典

十月的團集會,是竹節蟲一心想望的入團儀典。感謝老天爺賞臉,在始會式開始後,太陽公公悄悄露出了笑臉。原本專注在狩獵屋製作的竹節,在小蟻們一個一個出發去闖關後,開始顯得有些焦躁不安,不斷地催促:好了嗎?該我了沒?
到後來,連狩獵蜂屋也沒心情做了,只在旁邊東晃西晃,一下子和朋友追逐、一下到出發地點探詢進度……終於,輪到我們去給愛玉拍定裝照了。
拍完照母子倆相視一笑,大喊一聲:出發! 隨即衝了出去。


從漂流木為竹節蟲蒙上眼睛那一刻,我們以母與子的身分踏進了入團儀式。在漂流木溫和低沉的語調中,竹節調整好情緒,輕輕地踏出第一步。一路上,不顯慌亂,只是依循我的提示一步一步謹慎地踏出,盡情的去享受那五感體驗之旅。
事後,面對媽媽窮追猛打追問著矇眼的感受時,竹節用一臉的笑意說出讓人感動到不行的答案:
「矇眼我不怕,因為妳陪在我身邊;換爸爸陪也不怕,因為我們是一家人。」看到他如此篤定的回答,媽媽的虛榮心也就百分百被滿足了。


感恩及融入

透過幾位親子團前輩的分享,我深深明白,沒有前人篳路藍縷艱辛的撐住宜一團,竹節也就不可能有機會加入親子團。說起來,我們是前人種樹後人乘涼中的既得利益者。對於這些辛勤努力的夥伴,除了心中感謝,能做的也只有盡己之棉薄之力罷了。很喜歡宜一團的經營模式,兩團一會不分彼此、互相支援,主事者看到的都是宜一團,而不是炫蜂團或小蟻團或育成會各自為政。期待奔鹿、期待翔鷹,期待宜一團一定會更好。

後記  

很高興開頭雖然是蜂鳥和壁虎做的決定,但竹節蟲對於參加團集會越來越主動,越來越投入
入團儀典結束後,從雙連埤回家的路上,竹節提出一個要求:
媽咪,我的背心不要繡上名字。
為什麼?
等我升上鹿以後,我要改名為”時間”。因為時間最大!